首页> 民生 >正文

专家:美国目前对网络战可识别结束条件认知不足

2020/2/11 11:56:38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空军人员监视服务器了解伊拉克阿里(Ali)空军基地非授权的活动。

空军人员监视服务器了解伊拉克阿里(Ali)空军基地非授权的活动。

一种新的常态正在网络空间形成。这意味着什么,对国防部的网络正常的影响是什么?某些人将网络新常态描述为混合的、多模式的因特网冲突,这种冲突将国家级冲突的杀伤力与无组织的网络形态相结合。其他人认为网络新常态是国外和全球性对政府、军队和商业进行的有意的网络渗透。在2009年1月《外交事务》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防部长盖茨将这种新常态描述为寻求国防能力的平衡。有几个事例可能更好地阐述网络新常态的概念。

在2008年8月俄罗斯格鲁吉亚冲突中,网络攻击者利用工具从主站设于德克萨斯一家公司的网站向格鲁吉亚的一个政府网络发动了攻击,巧合的是这个网站被移到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的主机上。实质上,在这些网络攻击中,美国经历了附带损害。混杂着基于边界冲突的无边界网络战行动并非是一种偏差,它是网络新常态。

在2008年12月孟买袭击事件中,攻击小组利用有线电视、黑莓手机、Google Earth图像和全球定位系统信息组成了一体化的低成本的指挥与控制能力,获得了一种信息优势。如同拉尔夫彼得指出的,孟买事件显示非国家性事件参与者“并不害怕网络中心站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它。”孟买不是一个局外事件,它是网络新常态。

最后,网络新常态迹象虽然模糊但又显著,2008年黑客攻击了奥巴马和麦凯恩的竞选网站,入侵了奥巴马个人的Twitter账号,黑了共和党副总统竞选人佩林的电子邮件,伪造了因特网奠基人之一的温特赛福的网上账户。这让我们迷惑不解:如果黑客对损害国家领导人或玷污因特网精英都毫无悔改之意,那下一步会怎样?因此,我们发现了网络新常态的实质:网络空间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准备好了吗?

现代美国经历

新常态对美国战略构想具有插曲性的政策建设作用。每当国家不仅面临严重的威胁,而且面临超越性的重新定位之时,国家领导人一直依赖新常态的号角呼唤及时照亮这些历史进程。新常态总是在国家危机时刻被唤起,在美国的经历中代表了美国安全性质的根本转变。例如,1937年冬,罗斯福总统的新政政策遭遇了预料之外的负面转折——“大萧条中的衰退”——就业下降到大萧条时期的水平。为此,纽约市长费雷多拉瓜蒂亚沮丧地观察说“我们不应该将局势看做是紧急状态,我们接受它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现在处于新常态。”罗斯福的新常态成为联邦政府保证的经济安全现实,它是整个国家安全的新基础。1953年,艾森豪威尔总统认为苏联核武器的核现实是难以防守的新威胁。为了反映这一思维,一位白宫助理写了一份秘密备忘录,强调核时代危险是“新的实际上永远的常态。”艾森豪威尔总统认为对核武装的苏联大国,遏制是不够的,因此,他的新常态变成了“新面貌”防务政策,强调通过使用空中核力量实施大规模报复确保相互摧毁。2001年10月25日,为了回应9、11恐怖袭击后全国的严重不安全感,副总统切尼痛心地说:“我们现在被迫采取的许多措施将用存于美国人民的生活中。它们表明对真实世界的了解,以及我们为了几十年必须防卫的危险。我认为这是一种常态。”布什-切尼的新常态变为“新战争,” 实例证明了永久的国家紧急状态下,向预防性或先发制人的自我防御的根本转变。新常态定义了经典的二分法:主张回归正常状态的舒适和惯例的要求面临认识到先决条件已不复存在的困境。例如,美国外交界许多人认为苏联解体是美国外交政策回归常态的机遇,它使美国能分享和平红利。有效肢解苏联的协议刚刚签署,恐怖主义和全球分裂就已经方兴未艾。

关于美国后冷战时期回归到新中立主义常态的见解完全是褪色的理想,事实上,戈尔巴乔夫和乔治W布什的“世界新秩序”先决的正常条件早已消失。新常态还被看成是对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描写的“黑天鹅”事件——那些被认为是极不可能发生的事件经常超出人们正常预期——的一种反应。原先被接受的不可能的事——甚至是十分可笑的——突然成为现实,让整个国家被迫接受情况下来理解。在这种情况下,新常态成为无准备的自我审问,迫使民众非自愿地解释和理解正常生活方式出现的灾难性的崩溃。新常态因此成为未知现实和更不改变了的未来之间脆弱的桥梁。

美国联合军事条令吸收新常态作为一个中心概念。从这个角度看,新常态时是因为对手不能反对美国战略目标而达到的条件。实现终极作战状态后,新常态成为冲突向新一级稳定过度的战略目标,而冲突摧毁了正常的生活。要实现这一新常态,美国军队在政府各机构和多国伙伴的支持先,从大型作战行动向稳定、安全、过度和重建转变。此外,灵活的一揽子部队计划能在新常态开始成形时抗击任何武装叛乱的抵抗。

尽管主要是从政策发展点来理解,理解新常态还具有社会科学基础。托马斯坤断定当目前的正常条件不能解释或解决一种不规则时,危机就接踵而来,导致发生根本的思维转换,在新的常态中结束。坤的规范转换理论认为,专业的系统“改变其很久以来所熟悉的实体理念,改变了处理世界问题的理论网络。”

网络新常态

在2005年的听证会上,斯诺维参议员暗示有一天会一觉醒来发现又是一个新常态,就如同2001年9月12日一样。这些话象征性的与国家日益增长的害怕重大网络灾难的情绪向一致——因此,“网络珍珠港”或“E—9/11”事件这样的预言急剧上升。温特赛夫将恶意软件的大肆扩散与“可能危害因特网未来的流行病”相连。在文章最后,赛夫慎重地思考说,“似乎每台机器都必须保护自己。因特网就是这样设计的。人人都顾自己。”

国家安全系统有人质疑美国目前的网络战略是否能应对现代网络威胁的挑战。例如,2008年12月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关于网络安全的报告认为保护网络空间是“的战斗我们将输掉。”在国会作证时,起草这一报告的专家小组成员之一的吉米刘易斯称,“美国组织混乱,缺少连贯的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同样,2008年国防科学委员会报告认为“在更好地保护信息基础设施安全方面没有真正的重大进展。”前国家情报总监认为美国“没有做好应付目前的网络安全威胁的准备。”总统负责关键基础设施保护的前特别助理警告说:“我们准备好应对一场大规模的网络瘫痪或攻击了吗?我认为答案肯定是没有。”

更加震惊的网络威胁事件每天层出不穷,似乎我们正在见证网络安全能力的大萧条。网络攻击已经造成政府范围的计算机感染和信息丢失。国务院承认丢失了万亿字节的信息。

同样,国防部也丢失了相当于国会图书馆印刷书籍2倍的信息。黑客普遍渗透到美国工业和安全局以致该局与因特网完全断连。白宫本身也不得不应对不明的网络入侵,恶意软件甚至感染了国际空间站的电脑。

商品化。在旧常态下,个人开发了恶意软件。在网络新常态下,任何人都能在“免费的网络窗口”获得恶意软件。因特网对犯罪组织而言是盈利机器,它们完善了恶意软件服务。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估计地下网络每年收入100亿美元。在俄罗斯-格鲁吉亚冲突反应了这一趋势,黑客们将可下载的恶意软件帖在公共网站上,并指示如何加入对格鲁吉亚的网络攻击。

一名因特网记者调查后指出:“我所需要做的是将某个网页拷贝到我的硬盘中…..我的浏览器现在想最重要的格鲁吉亚网站发送上千个请求,帮助实现网站超载…..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成为一个英特网战士。”

识别。在旧常态下,战斗一旦打响,识别对手就很容易。在网络新常态下,识别却是例外。《未来是湿的》一书作者克莱斯科尔斯基将“组织极端容易形成”归于英特网的主要特征。爱沙尼亚和格鲁吉亚网络事件是国家对ad hoc 网络组合现象的典型事例。尽管某些人起先将这些时间列为网络战,但国际社会现在多数将这些事件列为通过代理的前苏联共产党员的网络民兵-民众实施的网络犯罪。根据爱沙尼亚官员的说法,充其量这只能是恐怖主义。

不信任。在旧常态下,我们信任但会核实。在网络新常态下,没有信任,核实也是高度可疑的。恶意软件有欺骗功能,会让反病毒软件和防火墙系统失效。更糟的是,荷兰和瑞士研究人员组成的小组破开了几乎所有英特网网页浏览器使用的MD5加密算法。随着MD5加密算法的破解,网页浏览器有可能错误记忆数字签名或软件认证,使原先可信的英特网交易无效却不露违法痕迹。

对称性。在旧常态下,网络被看成是非对称能力。在网络新常态下,网络攻击不再是非对称的;它们是可以预期的。如Verisign公司的分析家詹尼斯指出的;“我们见证了….真实的网络战的诞生。”

今天的网络无所不在,是多对多:弱小攻击弱小,强大攻击弱小,弱小攻击强大。非对称战争一般被认为是较弱一方应用非常规方法攻击强大一方的弱点。因此,如果非对称规则仍应用于网络,这就值得疑问。俄罗斯鼓动的黑客已经连续攻击爱沙尼亚、立陶宛、格鲁吉亚。

也有网络强势的一方攻击弱势的一方。伊朗什叶派和阿拉伯逊尼派黑客相互实施“可兰经报复”的网络攻击。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爱国者黑客发起持续的网络冲突。黎巴嫩政府试图阻止真主党利用其光纤网络实施行动时,真主党宣称这无异于战争,并占领西贝鲁特作为回应。现在网络战就是现代常规战术的定义。

威慑。在旧常态下,“拒止性威慑”明确了美国网络政策的核心。网络新常态认为威慑未能实质性改变意志坚定的网络黑客的动机性算法。如吉米高瑟在“数字立体空间”一书中指出的,网络防御无法跟上网络对手的进攻性行动。十年前,理查德哈内特就
相关阅读:
物业管理 http://www.wuye.org.cn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