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房产 >正文

直击现场 专家释疑为何安徽沿江圩口溃破多(图)

2019/7/7 9:37:39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资料图片:7月2日晚,武警战士在加固圩坝。7月2日晚,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沈村镇胜利圩近五百米圩坝水位已超过极限,面临溃坝危险。武警宣城支队紧急出动了两个中队160多名官兵,配合区县乡镇干部群众200余人一同加固堤坝。 新华社记者 孟鼎博 摄

  新华社合肥7月4日电 孔圩村村民孔成立躺在安置点的临时床铺上,现在还有些惊魂未定:“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家一下就没了!”

  记者见到这位40岁的农民时,他情不自禁地描述起孔圩溃破的情形。2日下午4时左右,安徽六安市舒城县桃溪镇孔圩首先发现多处管涌,当地400多名干部群众展开应急抢险。但是水量太大,一小时之后,孔圩段发生破圩,开口达30米左右,水位落差近4米。水势汹涌,桃溪镇孔圩村、四圩村、红光村、枣林村顷刻间成为泽国。

  “所幸的是我们6000多居民在这之前被紧急撤离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孔成立说。

  记者1日5时40分还目睹了宣城市宣州区宝圩漫破。20多米宽的圩坝上大水一下就倾泻了下来。洪水冲到地面上,打着漩再翻涌上来。转移到高处的民兵和群众都看呆了,一些干部拿着手机拍成视频发往后方指挥部。

  连日来,安徽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沿江江南降大暴雨、特大暴雨。至4日9时,全省69个圩口因水位过高漫破或溃破,包括万亩以上的大圩2个,全省转移安置人口已超过54万人。

  尽管破圩目前未直接造成人员伤亡。但人们不禁产生疑问,长江干流水位3日才出现超警戒水位,为何沿江破圩数量如此之多?

  安徽省防指新闻发言人蔡正中回应说,今年破圩数量比较多首先是由于此次安徽省部分地区遭遇了罕见暴雨。“降雨强度大,高度集中;长江一些支流水位超警戒、超保证、超历史。”

  从6月18日入梅开始,安徽省暴雨区在大别山区、沿江地区和皖南山区多次叠加,时间长、范围广、强度大。特别是6月30日20时至7月4日6时,全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沿江江南降大暴雨、特大暴雨,降雨量最大站点南陵县水龙山站达731毫米。水阳江、漳河、西河等12条河流超保证水位,二郎河、丰乐河等7条河流达到或超历史最高水位。

  “与1998年防汛压力集中在长江干流不同,今年安徽省内河压力很大,加上长江顶托,外洪内涝,水排不出去。”蔡正中说。

  其次,中小河流和农村堤防防汛标准仍然不够。安徽省中小水利建设近年来颇有成效,但中小河流和农村堤防的防洪标准总体仍然较低。此次局地出现的大暴雨,大大超过一些支流和农村地区的防御能力。

  “现在我们掌握的一些溃破的圩口,多数是漫坡,有的已经加了50厘米、60厘米高,确实不能再加了。这些圩口多是小圩口,很多基本没有经过治理。”蔡正中说。

  六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陈林也指出,截至目前六安市发生4处破圩,全部位于丰乐河沿岸,是这一带历史上最严重的情况。主要原因一是短时间降水量大且过于集中,又属于山区河流,汇水很快;二是受长江干流影响,水下不去;三是丰乐河没有经过完全治理,堤防标准很低。

  此外,专家指出,今年的防汛思路也有所改变。蔡正中说,过去一直强调“人在堤在”,今年水相对较大、汛情相对严重,有时候低标准的圩口要放弃,“通过全面衡量、综合考虑,保人胜过保堤保圩,有的圩口是我们主动放弃泄洪的。”(参与记者蔡敏、朱青、詹婷婷、孟鼎博、陈尚营、汪奥娜)


相关阅读:
页游 http://www.925wan.com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